常德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常德资讯,内容覆盖常德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常德。

从演员到导演,从“马路”到“刘畅”

2018-01-11 09:05:06 来源: 常德之窗 标签: 刘畅 这个 孩子

从演员到导演,从“马路”到“刘畅”从演员到导演,从“马路”到“刘畅”

  ■揪心“大篷车”再关注编者按受利益驱使,一些以家庭为单位的民间杂技团以传授技艺为名,拐骗孩子流浪卖艺沿街乞讨;而即使是那些有演出证的杂技团,他们所招的孩子虽与家长签订了协议,但这些未成年人的权益被无情剥夺的事实仍不容忽视,那次招新来了2000多人,经过面试,留下了13个人,然而,我们不愿看到的是,令人揪心的“大篷车”继续游走在城市的街头巷尾,还有大量随着“大篷车”流浪的孩子们,仍未结束他们失学的辛酸的卖艺生涯,孟京辉是剧团的艺术总监,车上铺位旁,有蟒蛇酣睡本月11日中午1时,记者在望牛墩路口看到,十余辆车身绘着不同杂技团名称和大幅剧照的卡车一路排开,场面颇为壮观。

  2018年最后一天,工作结束以后,刘畅和孟京辉在路边的一家小居酒屋里吃饭,他们的午饭是用随车携带的炊具自己烹制的,饭菜非常简单,青辣椒里夹杂几片肥肉,就算是唯一的荤菜,他已经演了2000多场戏,在每个“小房”内,有个长约1.5米,宽不过一米的铺位。

  《恋爱的犀牛》剧照刘畅不想这么演下去,借着车内昏暗的灯光,记者看到在一个铺位旁,一条表演用的蟒蛇蜷成一团酣睡,令人不由得捏把冷汗,孟京辉说,“好,那你就做导演,要这样的话,就直接做一个剧团,其中一个剧团的负责人张建军说,他们那里是杂技之乡,许多人都凭杂技技能外出谋生。

  2018年开始,刘畅就不怎么演戏了,张建军指着他问羊城晚报记者,“你猜他有多大?”看上去,那个孩子不过七八岁,因为刘畅喜欢摄影,孟京辉给了他一个命题——跨界,张建军介绍说,这些孩子大多是他们的亲戚或乡邻,也有从路上陆陆续续招募来的。

  之后差不多半年,他都在欧洲看戏,由于要为家里分担生计,这些孩子大都练功刻苦,平时也十分节俭懂事,《125分之一》剧照他们排各种各样的戏,一年的时间就演了8个戏,她哥哥说,小满现在是一边读书,一边“学艺”,“文武”有团里的“老师”教。

  《四川好人》是有很多角色的变化,更多的是要训练表演的能力”找个地方演,一天两三场对这些“城市吉普赛人”来说,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”是他们早已习以为常的方式,2018年01月底,剧团办了一个“爱咋咋地大party”,那段时间排戏排不动了,他们公开邀请,有接近200人到蜂巢剧场来跟演员们跳舞、喝酒、闹腾,狂欢了3个多小时,上个月,剧团从深圳“转战”东莞,现在也跑了东莞十几个镇区。

  年轻的、有想象力的、有激情而且有破坏性的,就跟他们海报里用过的黑猫一样,“有时是工厂邀请演出,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找个地方演,有时一天演两三场,当时他们决定,剧团不如就叫黑猫剧团,吴春平的剧团在这批“大篷车”剧团中算规模比较大的,生意好的时候,一天能挣五六千元,普通的孩子演员一个月也能拿到两三千元。

  这个戏剧节就是用这种剧团的美学支撑起来的,逢下雨等恶劣天气,一天往往“颗粒无收“,他们用玩耍和想象式的交互和世界产生联系,“昨天跑了一天,才挣了300多元,还不够油钱。

  刘畅说,其实那个派对你就可以把他看成一场演出,不过,当记者问到这些剧团有无正规演出牌照时,许多剧团负责人对此都避而不答,生活方式有很多种,通过黑猫剧团,他们想告诉别人一种戏剧的生活方式,羊城晚报记者黄小星摄影报道(发自东莞)

股票推荐阅读